现在位置: 首页 > 社长原创 > 正文

生命从全景到微光 吴乙峰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6个月前 (04-03)
ad_google

吴乙峰起初有拍一部剧情片叫「赤脚天使」,两个多小时的片子,因为年轻、拍片经验不足、欠自己的人手团队,没筹码与资方做妥善的谈判、沟通,最后电影被剪成一个多小时上映;这反映一直以来的弊病,商业体制不尊重专业,爱乱剪创作者作品的恶习层出不穷,几十年如一,《大象席地而坐》的作者,早逝的青年导演胡波也是遭到类似待遇。吴乙峰自承:「在电影院看到作品被剪成四不像的时候其实很难过。但也感谢这次教训,一棒打醒我,当时我就在日记里发誓,要用自己的方式拍电影。」于是他转向拍纪录片,资金上比较没那么窘迫。1988年与李中旺、许富进、陈雅芳组织「全景映像工作室」,一边拍摄纪录片,一边培育、训练纪录片人才。
 

生命大哉问

纪录片《生命》是吴乙峰的代表作之一。拍摄九二一地震后数年间,罹难者家属如何面对至亲被突如其来的死亡暴力篡夺生命。吴乙峰以自己写给挚友的书信,和一封封罹难者家属写给亡者的信,贯穿全片。片尾才揭露,原来挚友也死于一场意外大火,等于是吴乙峰用记录片观落阴,对生命提出大哉问。

片中吴乙峰不时搭火车从南投灾区回宜兰探望住在安养院中风的父亲,列车穿过黑黯冗长的隧道,是空间上生死的横向越渡,吴乙峰用肉身直面因久病而失去求生意志的父亲;罹难者家属中有从事挖掘台电电塔地基工作的人,逐渐深掘通往地底的巨大坑洞,是空间上生死的纵向越渡,透过深度访问,吴乙峰用镜头撷取罹难家属显意识,下潜潜意识,捕捉生命突兀被掠夺的恐惧、无助与不安。

吴乙峰与罹难者家属,个人小历史对照群众大历史,横纵向的十字型叙事结构,吴乙峰结构、结晶故事的作法,是以自身生命介入故事,借由行动、肉体劳动、生命底蕴长成故事,与这次受邀来桃园光影办纪录片讲座的日籍导演原一男异曲同工,这也是为什么好创作者的作品总是带有个人的独特印记。难怪两人多年老友,语言不通,台日语鸡同鸭讲,但臭味相投。

带领团队在南投九二一灾区蹲点五年,大伙陪他一起疯,烧掉几千万拍出《生命》,拍完所有人员为这个案子奉献牺牲钜大,太过消耗,全景收摊。吴乙峰为拍摄纪录片已臻疯狂之境,无怪作家吴念真曾说:「吴乙峰名字取得好,就是『吾已疯』。」
 

球来就打治忧郁

拍完《生命》,仍背负著罹难家属对亡者的心绪,吴乙峰真的已疯,消失快十年,经历长时间的低谷、忧郁。心理医生最后建议他,放下一切,只做他最喜欢做的事就好。于是吴乙峰想起童年梦想打棒球,就开始组织棒球队,成天打野球,白天打球,晚上喝酒,打到忧郁症痊愈。素人组成的杂牌棒球队打出名号成为「台北滨江球场上的传奇球队」。吴乙峰臭屁说:「多写点我打棒球的事,我还有台北体育会的棒球教练证嘿!」童心不泯,宛如老顽童的吴乙峰没有包袱、说做就做,拍电影、打棒球,江湖走跳的名号「导演」已不够看,还多了「教练」。

他开玩笑说,自己天生反骨,父亲不准他参加棒球队、不准他拍电影,他却是球来就打、有片就拍,还打得精采、拍得过瘾。「我爸爸当然是爱孩子的心,担心孩子将来打棒球没前途没出路才制止。」随即又神来一笔:「搞不好没拍记录片,从小棒球打到大的话,不会变国手,可能会变职棒签赌的组头喔!」棒球打腻后,伙伴怂恿他再回锅记录片的漩涡,于是有了「微光影像工作室」的诞生。

无论何处去,我心已备妥

走笔至此,编辑被吴导纠正,忧郁症没那么好治,乱写。他解释棒球是发泄郁卒的出口,郁症会痊愈主要是老伙伴陈雅芳牧师拉他去教会,邀请他拍摄《秋香》;一则由患有小儿麻痺的宣教士,台湾女儿沈秋香,随曾吸毒蹲过牢的丈夫远赴马来西亚十七年成立「双福协会」,帮助身心障碍者与更生人自立的壮举。

镜头凝视残疾边缘人的苦痛、情绪的同时,更透彻地在寻找,当时间流转,那些甜酸苦辣之情的背后,到底是什么?这些带着不移易的慈悲和爱,互相帮助的身心障碍者随时间推进只管不断「向前走」,摄影机背后的吴导,目光变了,真正宽容了,如同纪录片里的台词:「无论何处去,我心已备妥。」

从全景到微光

从1988年成立台湾解严后重要的纪录片培育、创作基地「全景映像工作室」,亟欲勘探真相、真实的「全景」,到借由拍摄《生命》,对生命提问后,所诞生的「微光」,也阐释吴乙峰的生命脉动,全景到微光。

生命从全景到微光 吴乙峰

创作回到人民的生活现场

桃园市长郑文灿曾在公开场合许诺:「打造桃园成为纪录片的重镇。」吴乙峰逮住这个小辫子,既然执政者有心,就帮助市长兑现。

纪录片重镇扎根于中坜马祖新村的桃园光影电影馆。一来举办多届纪录片培训营,培育在地的纪录片人才;二来在2018年举办青少年影像培训营,带领60位国高中生拍摄纪录片;三来建立50个社区放映据点,巡回放映纪录片给一般民众欣赏。

长年泡在年轻人堆里的吴乙峰笑说:「帮助年轻人创作蛮好玩的,加上自己也不服老,反而我有时候比他们还年轻,他们想法迂腐又保守,那我们就会互相刺激啊!上课一直睡觉,工作迟到就一直被我电哈哈哈…」

这就是吴乙峰近年一直在推动的「纪录片的训练和放映深入民众的现场」的实际行动,他说:「纪录片不是什么伟大的事,对我来讲很简单,就是我对社会有意见,所以我想创作。换个身分,老人、小孩都有资格用他们的方式,来述说自己家里和社会的故事。创作应该更平民化,而不是某某导演可以拍。就像小说谁都可以写,写得好不好再说。」如同吴乙峰叨唸几十年的那句「创作回到人民的生活现场」,他做到了。

全文未完,想看完整「生命从全景到微光 吴乙峰,专访都在→【宅男福利吧 2019 4月号 226期杂志】

留下纪录片的种

宅男福利吧(www.dcape.com)绝对是独一无二,让男人女人生活更有情趣的福利资讯网站。
            
只要您是充满了活力,富有冒险精神,爱好新鲜事物,对生活保有积极态度的人,都会喜欢。原创内容请尊重作者,转载需注明出处!
本文原始地址:https://www.dcape.com/0343139.html
转载请注明来源:宅男福利吧

ad_google
赞: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7 − = 79